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青藏科考:只為心中那座高地

2019-5-21 9:33:00 作者:甘曉 程唯珈

数字新浪彩票竞技风暴 www.cgewx.com 青藏高原一直是全世界地球科學家的“寵兒”,中國科學家更是對此“癡迷不已”。

6年前的國慶節前夕,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建設實施方案通過審批,中科院提前落子,為科學夢想鋪就了一條通天大道。

同時,戰略方向、研究方向、人員結構、經費來源……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不斷面臨變化與挑戰。

“改革已經在路上!”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以學術水平為主要價值導向,實行行政系統與學術委員會相結合的治理結構,以擇優穩定支持為主配置資源,以國際同行評價為主要評價方式,促使“硬核”成績紛至沓來,“國際引領”的目標也在逐步實現。

2015年9月23日,西昆侖山的古里雅冰川,海拔6200米,零下20攝氏度,缺氧。冰雪覆蓋著大地,一片荒蕪。只有星星點點幾頂橘黃色的帳篷顯示出一點生機。

“真是太冒險了!”一盞帳篷里傳出一個聲音,氣喘吁吁。

“我們是不是‘冰川敢死隊’?”

“沒錯!絕對可以這么說!”

帳篷里的人都身著加厚沖鋒衣,戴著帽子,說話呼吸都從鼻子里冒著熱氣。他們正在熱火朝天地安裝設備,準備鉆取冰芯。

帳篷里的成員由5個國家的科學家組成,其中包括兩年前做過3次心臟搭橋手術、67歲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冰川學家朗尼·湯姆森,以及他的中國同事,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以下簡稱青藏所)研究員姚檀棟。

這支科考隊的隊長、青藏所研究員鄔光劍也親歷了鉆取冰芯的全部過程。中午時分,他拿到了從大本營送上來的午飯,囫圇吞下幾口涼涼的飯菜。每年超過兩個月時間在野外,他早已習慣在冰面上工作、吃飯和住宿,時不時還會來一場“說走就走”的野外科考。

獲取冰川內部的冰芯,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從科學上說,所有在大氣中循環的物質都會隨大氣環流抵達冰川上空,沉降在冰雪表面,最終形成冰芯記錄。古里雅冰川是地球上除南北極之外最穩定的冰川,是中低緯度發現的最大、最厚、最冷的冰帽。

幾天后,他們獲得了一批300米長的冰芯。在這些冰芯上獲得的信息,將為科學家們提供打開青藏高原變遷奧秘之門的“鑰匙”,幫助人類攀上科學的“高地”。這也是科學家傾其一生的追求。

起點:與頂層設計不謀而合

在姚檀棟看來,這次科考的成功離不開一座“學術高地”的支持——中科院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

時間回到2013年6月7日,距離中科院啟動機關科研管理改革剛剛1個月。一次普通的例會在青藏所辦公樓召開。

“院機關的改革已經啟動,特別是科研管理。”時任中科院青藏所所長姚檀棟一字一頓。聽到“改革”兩個字從所長嘴里說出來,所長助理丁林抬起了頭,停下了手中記錄的筆。

“大家知道,為優化管理職能配置,強化學科交叉融合,院機關建立起以科技創新價值鏈為主線的矩陣式管理模式,組建新的前沿科學與教育局、重大科技任務局、科技促進發展局3個科研業務管理部門。”姚檀棟介紹。

“那么,接下來,我們研究所要怎么改?”姚檀棟拋出了關鍵的問題。

停頓了幾秒后,他繼續說:“青藏高原研究是全世界共同面臨的難題,依靠單一學科難以解答所有問題。未來的青藏高原研究,必須要整合研究力量、開展聯合攻關。”

研究人員在西藏塔若錯鉆取巖芯

2012年,姚檀棟擔任首席科學家的中科院戰略性先導專項(B類)“青藏高原多圈層相互作用及其資源環境效應”(以下簡稱青藏專項)就嘗試過團隊作戰。不僅中科院10多家研究所組織研究人員參與,北京大學等12所高校和科研機構也貢獻了力量。

幾年下來,青藏專項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隨著專項工作的不斷深入,姚檀棟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要靠什么力量讓這支來自不同單位,甚至不同國家的隊伍團結得更緊密,凝練有共識的科學問題,進而集中攻關?

姚檀棟深知,只依靠青藏所自己的力量,做不到。事實上,彼時,中科院院長白春禮已經看到了這個問題。在召集所長們開會時,“突破體制機制壁障,清除各種有形無形的柵欄,打破各種院內院外的圍墻,著力開辟‘政策特區’和‘試驗田’”,是他經常掛在嘴邊的話。

也是在一次會議上,姚檀棟得知,白春禮用“卓越中心”來命名基礎研究這塊“試驗田”。

“院里計劃對研究所進行分類改革,我想‘卓越中心’可能最適合我們。”會議上,姚檀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所班子成員表示同意。

會議結束時,姚檀棟把起草“卓越中心”方案的任務交給了丁林。

“召集所長開會時,白院長說過,卓越中心是實行行政系統與學術委員會相結合的治理結構,以學術水平作為主要價值導向,要擇優穩定支持。丁仲禮副院長也跟我說過,我們在青藏高原研究上有優勢,要求我們要成為重大成果發源地、杰出人才聚集地。”姚檀棟向丁林逐一解釋他所了解的頂層設計。

幾天后,姚檀棟收到了丁林提交的一份初稿。“建設世界一流的青藏高原科學研究平臺”、“實行理事會領導下的主任負責制”、“研究深部圈層的相互作用、深部-表層相互作用與遠程效應、地表各圈層相互作用及其生態效應等地球科學的重點科學問題”……

歷經11天的修改后,這份方案送到了白春禮的辦公桌上。

行動:抓住人才這個“牛鼻子”

2013年7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中科院時提出“四個率先”的要求。一年后,中科院“率先行動”計劃啟動實施。

2013年9月20日,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建設實施方案通過審批,它也作為中科院首批卓越創新中心被記錄進歷史。

根據方案,青藏所將作為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依托單位,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中科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中科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中科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等5家研究所作為共建單位,加入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

夢想即將變成現實。2014年1月21日,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揭牌儀式在青藏所舉行。

當時主管卓越中心的丁仲禮副院長除了關心科學問題,還很關心人才問題。他曾在一份親筆寫給白春禮的信中強調“穩定人才隊伍”的重要性,并提出應“如何建立可操作的退出機制”的建議。

姚檀棟深知,丁仲禮并不是“想多了”。“做科研管理最關心的,一是穩定的科研經費從哪里來;二是人員工資能不能發揮激勵作用。”

在科研經費上,依托于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的青藏專項成為支柱項目顯然毫無爭議,2017年后,科學家又醞釀了中科院戰略性先導科技專項(A類)“泛第三極環境變化與綠色絲綢之路建設”。

人的問題最難解決:“人家在研究所待得好好的,憑什么為卓越中心工作,而研究所又為什么同意自己的研究人員在科研上要接受卓越中心的領導?”厘清這其中的邏輯,成為這場改革的“牛鼻子”。

此時,白春禮又要求中科院人事局參與協調,給予政策支持。“雙聘雙享”成為各方多輪討論后的對策。“雙聘”指的是研究所科研人員加入卓越中心,既是原單位的人,同時以“特聘研究員”的身份進入卓越中心,由卓越中心給予人員津貼。“雙享”是針對發表成果歸屬的問題,“特聘研究員”的科研產出同時掛上原單位和卓越中心,兩個單位同時享有成果歸屬權。

按照姚檀棟的說法,“率先行動”計劃又一次為研究所的改革解決了燃眉之急。

在理事長丁仲禮的支持下,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遴選出16位特聘核心骨干和26位特聘骨干人才,每位特聘人才按中心制定的規則帶入若干名青年骨干作為助手,共組成126人的研究隊伍。按計劃,入選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的所有特聘研究員每年都將在通過考核后,獲得一定數額的人員津貼。

至于選人的標準——“只唯水平、只唯學問”,不止一次在會議上被丁仲禮強調。

時任中科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崔鵬就這樣被拉進了“群”。“卓越中心主要是做基礎理論研究,也希望能夠在探索科學問題的時候解決國民經濟需要解決的問題,比如你擅長的災害問題。”找到崔鵬時,姚檀棟張口就直奔主題。也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在此前確定的3個研究領域的基礎上,又增加了“高原地質災害”這一領域,由崔鵬擔任這一領域的負責人。

不僅有中科院內的科學家,時任蘭州大學副校長的陳發虎也加入到中科院改革的行列。

就這樣,2014年9月,崔鵬、陳發虎等其他多位到場的“特聘研究員”一起,在各自的三方協議中鄭重地簽下自己的名字。

2015年6月,這項率先試水的“特聘研究員”計劃,在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完成“孵化”后,被推廣到全科學院范圍內。

成果:跨學科作戰成績斐然

2018年10月29日晚上8點,鄔光劍的手機突然響起,他接到姚檀棟緊急通知,位于西藏林芝地區米林段的雅魯藏布大峽谷再一次發生了冰崩堵江事件,堰塞湖水位正在快速上漲,要求他和其他人員立即趕往災害發生現場。當天深夜,鄔光劍等人就趕到了成都,第二天飛到林芝,到達災害現場。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成立后,這位從事冰芯研究近20年的科學家開始接受來自跨學科的新挑戰。

同樣的挑戰,也擺在長期從事青藏高原山地災害研究的崔鵬面前。“以前我們主要關注災害的動力學過程、動力學機理,主要從災害的物理、過程角度做理論上的研究。加入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后,應更強調為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的科學問題作貢獻。”加入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后不久,崔鵬對團隊成員說。

丁林也深深體會到跨學科的優勢。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成立后,他帶領課題組從傳統的地質研究,轉向一種可以稱為“大地學”的研究——關注六大圈層運動,甚至借鑒了生物學手段。

在與化石界頂尖專家切磋多次后,他帶領的課題組開創性地對一種叫作“介形蟲”古生物殼體內的同位素氧做了檢測,與相關數據對照,確認青藏高原南部的岡底斯山比喜馬拉雅山更早隆起。

“以前,從來沒有想過青藏高原的隆升歷史,還可以用古生物留下的痕跡去書寫。”丁林說。

短短幾年,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硬核”的成績紛至沓來——在《自然》、《科學》等刊物上發表了20多篇高水平論文,研究成果入選地學十大科學前沿第一方陣;2014年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依托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編寫的《西藏高原環境變化科學評估》報告被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六次西藏工作會議的講話引用;吳福元和丁林分別于2015年和2017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姚檀棟獲得被譽為地學界諾貝爾獎的“維加獎”;第二次青藏高原科考啟動并取得首批成果……

“國際引領”的目標也在逐步實現。姚檀棟聯合朗尼·湯姆森和德國科學院院士沃爾克·莫斯布魯格發起“第三極環境(TPE)”國際計劃,由中國科學家主導,增強了中國科學家在這一領域的主導話語權和引領地位。如今,7個TPE分中心與25個國家的66個機構建立了長期深度國際合作。

未來:率先改革再出發

2019年1月9日,陳發虎從黨和國家領導人手中接過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的證書,獲此殊榮的項目是他領銜完成的“亞洲中部干旱區多尺度氣候環境變化的特征與機理”。這是他科研生涯中的第二個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

他帶領團隊圍繞“亞洲中部為什么會變得干旱”這個科學問題,提出了一種新的氣候變化特征“西風模態”,并論證了這種特征在亞軌道-千年-百年到年代際的不同時間尺度上是適用的。

幾個月前,陳發虎剛剛從姚檀棟手中接過“接力棒”,擔任新一任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主任。最近,“轉戰青藏高原”,成了他的“口頭禪”。

事實上,陳發虎帶領課題組已經在環境考古和環境變化方向,對青藏高原開展過較深入研究。2015年,他們在《科學》上發表成果,提出新石器人群在距今5200年前首次大規模在青藏高原東北部海拔2500米以下的河谷地區定居,主要種植粟黍為生;距今3600年前后開始常年定居在海拔3000米以上地區,主要依賴麥類作物的種植和畜牧業為生。這一發現,厘清了青藏高原史前人群定居的歷史軌跡。

上任后,陳發虎面臨的第一個難題便是研究領域的調整。這些年,作為地理學家的陳發虎明顯感到國際上地球科學的變化。“地球是一個整體,任何一個區域的變化都會影響局部甚至全球,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的研究領域方向應當調整。”這是他和卓越中心領導班子的感覺。

從前,四大研究領域以“多圈層相互作用”為主線劃分邏輯層次。事實上,多項科研成果已經完成“青藏高原多圈層相互作用的動力鏈”,這一動力鏈融合了青藏高原深部圈層、地表圈層與大氣圈層的關鍵節點。

但是,按照如今的觀點來看,“多圈層”視野僅立足區域,青藏高原研究要面向全球,還要面向國家戰略。陳發虎認為,要從科學家感興趣的純基礎研究轉變成能夠為國家戰略服務的基礎研究。

經過深入研討,過去的4個領域方向調整為新的4個領域方向,包括大陸碰撞-隆升及成礦作用、高原隆升及環境與災害影響、西風-季風相互作用與水資源、高原生態環境與人類適應。

“在先導專項的支持下,卓越中心的研究視角將逐漸從青藏高原區域到全球,從基礎前沿研究,到應當考量國家戰略需要,預期并爭取引領國際第三極地球系統科學研究、提出第三極資源環境優化利用方案、建成第三極氣候與環境變化研究的國際人才高地、為國家戰略的三極大計劃的啟動實施奠定堅實基礎。”陳發虎代表青藏高原地球科學卓越創新中心所有科學家說出了對未來的期許?!?/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