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
中國礦業報訂閱

實驗室培育vs天然礦開采

寶石級培育鉆石處在高速發展路口

2019-5-13 10:14:25 作者:許 望

数字新浪彩票竞技风暴 www.cgewx.com 合成鉆石這個標簽正在慢慢退出歷史舞臺。

近日,國際權威珠寶鑒定及分級機構GIA(美國寶石學院)宣布,將從7月起采用新版證書,不再使用合成鉆石(SyntheticDiamond)這一稱謂,而是改稱“實驗室培育鉆石”(Lab-grownDiamond)。此舉響應了去年FTC(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動作:對非天然開采的鉆石不再推薦使用“合成”的描述。

當實驗室培育鉆石得到官方認可,其在珠寶領域的春天似乎也來得更快了些。中國地質大學珠寶學院沈錫田教授告訴記者,今年3月的香港國際珠寶展破天荒地為培育鉆石和寶石專門辟出了一塊區域,大約有三四十間廠商在此進行展示、銷售。“這在以前的香港珠寶展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這個市場已經慢慢在打開。”

沈錫田強調,必須要厘清的概念是,培育鉆石和天然鉆石同樣是真鉆石,兩者的結構、成分一致,也擁有同樣的物理性質和化學性質,是屬于同一類別的礦物寶石。而市面上常見的莫桑石、立方氧化鋯等,從寶石學角度來說,其結構、成分與培育鉆石和天然鉆石完全不一樣,屬于仿制品。

主流的鉆石培育方法有兩種,分別是高溫高壓法(HPHT)和化學氣相沉淀法(CVD)。沈錫田介紹道,“目前這兩種技術都已取得了長足發展。運用CVD基本上生產兩三克拉的鉆石已經沒有什么問題,HPHT的經濟前景更大,已經可以做出七八十甚至一百克拉的培育鉆石原石。”

誰在入???

去年5月,鉆石巨頭戴比爾斯高調宣布將進軍培育鉆石珠寶領域,推出名為Lightbox的全新品牌,一時間引起行業熱議,認為寶石級培育鉆石的風口已至。事實上,中國一直是實驗室培育鉆石的生產大國,根據2016年推出的《合成鉆石發展現狀及前景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中國合成金剛石產量占據全球總量的90%以上。

河南一直是實驗室培育鉆石生產大省,上述《報告》列出了8家國內的主要合成鉆石廠家,其中有5家位于河南,分布于鄭州、許昌等地。這些企業主要生產用于工業領域的培育鉆石,但近年來也在慢慢轉型,嘗試做寶石級鉆石的培育工作。

鉆石

如鄭州華晶金剛石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創立了MULTICOLOR和Brisa&Relucir兩個品牌。根據其4月16日發布的年報,報告期內公司主動加強對寶石級大單晶金剛石的市場引導,充分挖掘大單晶金剛石在消費領域的價值,同時公司對700萬克拉寶石級鉆石項目的投入增加,在量產克拉級白鉆和黃鉆的基礎上可以生產稀有的粉鉆和藍鉆,同類業務中有望對標施華洛世奇。

除大企業的轉型嘗試外,入局者還有規模相對較小的自創品牌,如已成立四年的Caraxy(凱麗希)。

Caraxy是國內最早一批推廣培育鉆石的公司,CEO郭升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前幾年行業處在初期教育階段,市場相對平淡,2018年開始快速發展。”

“我們在遼寧有工廠,主要生產30分到1.5克拉大小的切好的成品,每年大概能產總量2萬克拉的毛坯。”郭升說,其工廠采用HPHT法培育鉆石,一方面因為中國一直以來的研發都主要是走HPHT的方向,有比較強的基礎,另一方面,高溫高壓的培育方式更接近天然鉆石的生長狀態。

事實上,培育鉆石的成本并不低,初期的廠房、設備以及后期的研發都需要較高的投入。Caraxy最初定位做批發,為珠寶品牌提供新型原料。不過現在郭升認為,從上游供應商的角度來說,國內各大廠家的技術差距并不是特別大。即使有部分廠家技術領先,可以做出兩三克拉的培育鉆石,但隨著行業成熟,大家都會發展到能做兩三克拉鉆石的水平,而這已經是主流消費市場的上限,再往五六克拉甚至更大的數量級發展沒有意義,因為消費者不會去買那么大的鉆石。所以他判斷,未來的比拼不是在技術上,而是在成本控制上,到時候原料端就會變成打價格戰。長期來看,銷售原材料附加值并不高,且易受行情影響,因此公司也在布局品牌珠寶零售。

不僅國內企業崛起,國外的品牌也看準了中國市場。去年底,成立于美國加州的實驗室培育鉆石企業DiamondFoundry宣布進軍中國鉆石市場,成立上海全資子公司和西安鉆石打磨工廠。

就珠寶零售而言,培育鉆石的價格明顯低于天然鉆石,但不同定位的品牌各自也有區分。據了解,Lightbox的粉鉆、藍鉆和白鉆,1克拉售價都為800美元;Caraxy的單鉆戒指,50分大小售價在5000元到8000元之間,1克拉的在1萬多元到2萬多元;DiamondFoundry的單鉆戒指,50分大小售價在7000元左右,1.5克拉以上的定制鉆石售價則在1萬多元到3萬多元不等;Multicolor雖然生產并經銷0.01克拉至3克拉的鉆石,且培育全色系彩色鉆石,但其微店與京東旗艦店以較小克拉的多鉆首飾為主,售價從一千多元到九千多元不等。

目前國內的寶石級培育鉆石,主要還是在河南生產,因為培育寶石級鉆石和工業級鉆石的基礎是相通的,而河南本身就是全世界工業鉆石的生產中心;珠寶加工則主要在廣東的深圳、番禺等地。不過郭升認為,隨著市場發展,局面也可能發生變化,“其實東北,還有西安、上海、北京等地也都有生產工廠,但規模最大的還是河南,那里的幾家主營工業級培育鉆石的公司銷售額可以達上百億。未來寶石級培育鉆石市場越來越成熟,也不排除河南會發展出配套的珠寶產業,比如珠寶首飾加工、鉆石切割等。”

國標之難

當培育鉆石與天然鉆石已經到達肉眼難以辨別的程度時,消費者要如何區分?

沈錫田表示,“絕大多數的培育鉆石都能被鑒定出來,這對鑒定機構來說并不是太困難的事情。”

盡管技術上無難度,但鑒定結果卻是行業內的一大矛盾。國家珠寶玉石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是中國珠寶玉石檢測方面的權威,參與制定國內珠寶行業的標準。目前國際上幾大鑒定機構,如GIA、HRD、IGI都已采用實驗室培育鉆石這一稱謂,但國檢中心出具的鑒定證書仍舊認證為合成鉆石,且沒有采用鉆石分級標準。

郭升認為,制定這一套舊的標準時,國內的寶石級培育鉆石市場還沒發跡,隨著行業逐漸成熟,這一標準已經開始阻礙市場發展。

“直接叫作合成鉆石,消費者可能會以為這是假鉆石,不利于產品推廣,我們也一直在爭取官方國標定名為實驗室培育鉆石,但國內珠寶行業的指導單位還是比較保守,這也讓業內挺無奈的。”郭升說。

這也間接催生了另一個現象:由于國內沒有足夠的消費市場來消化產能,只能將生產的寶石級培育鉆石賣到海外,比如全球培育鉆石的最大消費市場美國,或是全世界的鉆石切磨中心印度。毛坯在印度被切磨成鉆石成品后,再賣到世界各地的經銷商手里,在當地出具證書,以培育鉆石的名義銷售,并且中國承擔的是初級加工的角色,因此賣到國外的價格也較低。

“培育鉆石的大部分產能都在中國,這是中國的一個民族產業。其實,中國也是全世界第二大鉆石市場,大家一直都挺看好,如果中國市場能夠發展騰飛起來,我們的產能可以在國內用更高附加值的形式去消化掉,中國廠商在培育鉆石體系中也能擁有更多話語權。現在中國的市場其實說實話發展得相對比較慢。”郭升說。

沈錫田表示,歐美國家為了未來市場的發展,正在放松監管標準,“我國作為培育鉆石最主要的生產國之一,步伐反而沒有這么快,這其實是有點可惜的。當然這也跟國內市場有關,絕大多數消費者對于人造鉆石和天然鉆石是簡單的用真假來作區分,他們在這方面的了解還不是特別夠,所以國標委也不敢輕易放松。”

不過,據沈錫田透露,其實行業內,包括國標委,正在制定一套人造鉆石的分級與鑒定的國標,目前已經在征求意見,但還沒有正式發布。“這份文件應該基本上符合世界上大部分地方的行業規范。”

寶石級培育鉆石正處在高速發展的路口,沈錫田認為,未來鉆石市場會形成很明顯的區隔,高質量的天然鉆石價錢會越來越高,而培育鉆石會越來越多,并逐漸被市場接受。他進一步表示,培育鉆石要建立完整、成熟的市場機制。最重要的依據就在于,檢測機構能夠明確檢驗出天然鉆石和培育鉆石,而目前這一點是沒問題的。所以消費者購買培育鉆石時一定要選擇有資質的檢測機構,比如國檢、中國地質大學檢測中心等,根據可靠機構的證書來決定是否購買?!?/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