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
中國礦業報訂閱

大慶油田的名稱由來

2019-5-31 9:49:07 作者:石 報

数字新浪彩票竞技风暴 www.cgewx.com 早在上個世紀初,美國、日本曾在中國東北進行了石油調查,但沒有發現石油,中國貧油似乎不是一個理論問題,更是一個實踐問題。一直到1949年我國石油工業的基礎依然極其薄弱,原油產量極低。有數據統計,1949年全國原油的產量只有12萬噸,總共僅有8臺淺井鉆機,40多名石油技術人員。但在新中國成立前夕,蘇聯人米高揚作為斯大林的特使曾經來到西柏坡,在談到未來新中國的經濟建設時,他曾說過,有兩個東西很重要:一個是橡膠,一個是石油。

作為國家領導人毛澤東一直非常重視石油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1952年2月,他親自發布命令,決定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9軍第57師轉為石油工程第一師,支援石油工業建設??⑹妥試?,首先得找到哪里有油,查明地下石油資源也成為了當時的首要任務。1953年12月,毛澤東、周恩來在中南海菊香書屋召見時任地質部部長李四光,向他詢問中國石油工業的發展。李四光根據新華夏系沉降帶理論認為,在中國遼闊的領域之內天然石油蘊藏量應當是豐富的,關鍵是要抓緊做地質勘探工作。經過3年的深入考察,李四光發現了許多有利于證明松遼盆地蘊藏油氣的證據。

1959年9月26日,大慶第一口油井噴油,開發大慶油田拉開序幕

據《中國石油報》報道,從1955年開始,原地質部派出石油地質調查隊到松遼盆地查看,此后原石油部和原地質部從全國各地調集了大批勘探隊伍,加強松遼石油勘探工作,松遼盆地一直是石油勘探的重要戰場。1958年7月,在黑龍江省安達縣任民鎮以東14公里處打的第一口基準井——松基1井,一無所獲。8月,松基2井僅見到了少量的油氣顯示,前兩口基準井出師不利。1958年底,前蘇聯石油地質專家布羅德來我國訪問期間乘飛機在松遼盆地上空觀察地貌,在看過整個地形地貌后,布羅德認為松遼盆地是一個含油遠景很大的一個盆地。

1958年11月29日,石油部第333號文件批準了松基3井井位,32118鉆井隊承擔了鉆井任務,在缺少吊車和大型運輸車輛的情況下,工人們依靠僅有的5臺解放牌汽車把幾十噸重的鉆機設備運到了松基3井的井位。1959年的4月11日,松基3井正式開鉆,設計井深是3200米。

1959年2月8日是農歷正月初一,原石油部領導召開會連續3天議討論松遼盆地松基3井的井位,并取得了一致意見。4月11日,位于肇州縣大同鎮的松基3井開鉆,設計井深3200米。到7月份鉆至1050米開始連續取巖心時,由于工具簡陋和經驗不足,只取出202.51米,但含油顯示層3.15米,油砂飽滿,氣味濃烈,并伴有兩次從泥漿中返出原油。經過固井和試油專家以及工人們的緊張工作,9月26日16時,隨著開閥試油,松基3井放噴的原油大量涌出,同時也宣告了松遼盆地第一個油田的誕生。

1959年11月,剛剛慶祝完建國10周年,時任黑龍江省委第一書記的歐陽欽建議把大同鎮改名為大慶,新發現的油田也由此命名為大慶油田。隨后,黑龍江省人民委員會作出決定,以大同鎮為中心,包括周圍有石油構造地區在內,成立大慶區,同時將大同鎮改為大慶鎮。原石油部領導在研究松遼油田勘探、開發方案時,一致同意將這個新發現的油田命名為大慶油田。

1959年的最后一天,時任原石油部長的余秋里在這里召開的會戰動員大會上宣布,向地球開戰。

1960年2月1日開始,原石油工業部連續8天召開黨組擴大會議,會議的核心議題依然是組織松遼石油會戰。2月13日,原石油工業部向中央提交了《關于東北松遼地區石油勘探情況和今后工作部署問題的報告》。2月20日中共中央批準了這個報告,原石油工業部從新疆、玉門、四川,這幾個油田還有青海調集過來了30多個鉆井隊,先后到達大慶油田,準備進行一次大會戰,時任原石油工業部副部長的康世恩擔任大慶石油會戰領導小組組長。

石油工人王進喜當時是玉門油礦管理局的一名基層鉆井隊隊長,他聽到玉門要競選精兵強參加松遼石油會戰的消息,堅決要求第一批出發。1960年3月15日,王進喜和他的鉆井隊終于從玉門出發,開赴會戰前線。王進喜帶領的玉門鉆井隊伍只是其中的先遣隊之一,有數據統計,當年支持大慶加強的老會戰多達56678名。

1960年6月1日,首列滿載大慶原油的21節油罐車組成的鐵路列車從薩爾圖站開車運往錦西第五煉油廠。

1963年底,大慶油田結束試驗性開發,進入全面開發建設。先后開發了薩爾圖、杏樹崗和喇嘛甸3大主力油田,以平均每年增產300萬噸的速度快速上產,并勘探準備了一批可開發的新油田,為1976年原油產量跨上5000萬噸臺階奠定了堅實基礎。

在創造連續27年穩產5000萬噸的輝煌后,大慶油田的產量逐年遞減,2010年產量為4000萬噸?!?/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