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7日 星期一
中國礦業報訂閱

認清潮向,方能精準出海

——2019絲路礦業論壇述評

2019-7-3 8:53:00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趙臘平 姬長玉

数字新浪彩票竞技风暴 www.cgewx.com 近幾年來,隨著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日益深入人心和“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推進,“走出去”越來越成為業界的普遍共識,擁有“金剛鉆”的礦企更是捷足先登。

新時代的中國依然面臨巨大的資源剛需,如何理性分析、科學研判當今礦業大勢?如何確保我國更多的涉礦企業成功地“走出去”而不是“出去走”?如何深度參與全球礦業合作,實現全球經濟共同繁榮?

6月28日~29日,以“新時代中國礦業‘走出去’的潮向”為主題的2019絲路礦業論壇在北京召開并受到廣泛關注。在礦業被唱衰的大背景下,此次會議無疑為當前我國礦業企業“走出去”注入了一針強心劑,也顯示出一個聚焦行業疑點、難點、熱點問題并提供解決方案的論壇的吸引力與可資圈點的價值。

我國礦業處于新的歷史方位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前中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

從國際上來看,世界主要經濟體高度重視戰略性礦產的供應安全,紛紛制定關鍵發展戰略,在全球謀篇布局。從國內來看,我國礦業進入了一個轉型升級的新階段,經濟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邁進,整體的礦產需求仍將持續在高位運行。中國礦業肩負的保障國家能源資源安全的時代責任和歷史使命比任何時候都要強烈和緊迫,中國礦業發展面臨前所未有的風險和挑戰。

論壇現場專家論道

在跌宕起伏中成長,在波瀾壯闊中成就。中國礦業的初心就是為國家提供可靠的礦產資源保障,保障資源安全,報效祖國,服務人民。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打好戰略主動仗,掌握能源資源話語權,就是每一個礦業人矢志不渝的神圣使命。

中國礦業如何“走出去”?到什么地方去?部署哪些礦種?這是本次絲路論壇上,政府部門、涉礦企業、中介機構、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普遍關注的焦點問題和高居不下的熱議話題。

關于這次論壇,有人說,這是一首振奮人心的進行曲。在礦業“走出去”的市場化大潮中,企業是保障我國戰略性礦產資源穩定供應的主體。迎著新時代的東風,與會的礦業企業家們紛紛表示,“走出去”有信心、有前景、有奔頭!

有人說,這是一次盛大的思想洗禮。為期兩天的會議,既有“道”,也有“術”。既有有關礦業大勢的主題演講指方向,又有境外地質調查成果“宏與微”的介紹做服務;既有已“走出去”企業“得與失”的經驗總結,又有中介服務機構“融與合”的典型做法分享;既有工程換資源等“創與贏”的接地氣的技巧,又有境外項目路演的形象展示。干貨滿滿,亮點頻出,現場嘉賓和參會代表們直呼過癮!

有人說,這是一場顛覆的行業風暴。有關專家指出,“在礦言礦”的時代已經遠去,新時代以資源合作、基礎設施建設合作和國際產能合作“三位一體”的戰略格局正在形成,全球各發達經濟體積極開拓第三方礦業市場,逐步構建起更加緊密的“多位一體”資源命運共同體。當前,中國礦業“走出去”勢必要擯棄傳統的思維模式!

從“中國礦業科學‘走出去’”,到“大變局下中國礦業‘走出去’”,再到“中國礦業‘走出去’的潮向”,絲路論壇已經成功舉辦了三屆,主題在嬗變,關于礦業“走出去”的研討在不斷深入、發酵、升級。當然,這也說明我們對“走出去”發展的目標、方向和當前礦業所處的歷史方位有著愈加清晰的判斷。而這些判斷正是基于全球格局的大背景和中國新時代發展的新的歷史方位決定的。

當今世界,主要大國都在搶占第四次工業革命新興產業的前沿,這是對技術、人才、資源(包括礦產資源)的競爭。誰掌握了核心動力,就掌握了未來世界的話語權。當然,我們用什么樣的眼光和什么方位認識中國礦業“走出去”,這將是礦業實現彎道超車,走向未來世界的一個新起點。

驚濤拍岸怒云旋,雪浪排空矯燕翩。

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我國新的歷史方位已然發生了深刻變化。要實現在全球范圍內產生話語權和影響力,勢必要掌握關鍵礦產和核心資源的控制力。因而,未來礦業“走出去”的布局、目標、方向,一定是跟新時代、跟國家整個發展的戰略要求密切相關。

構建礦業命運共同體,優勢互補,取長補短,我國礦業企業的經營行為才能更好地契合國家戰略。這是本次絲路論壇上發出的最強信號。

找到海,認清潮向,方可立潮頭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識別海是趕潮的技術。只有認準海在哪里,才能精準判斷“走出去”的潮向。

百川歸大海,“潮向”必然向著“海”的方向。海都沒找到,你趕的潮方向肯定會出問題。一旦流向反了,就會南轅北轍,離目的地就會越來越遠。因此,中國礦業要“走出去”奔向大海,必須要重新認識海。

自由式趕海,控股型趕海,單兵突進型趕海,想當然運營式趕海……權威專家在總結本次會議時指出,過去中國礦業企業“走出去”大多是自發式、分散式的,缺乏國家戰略引導和運行策略支撐,對國際規則、國際標準尚存在一知半解的情況——這樣的“走出去”,要么沒到入海處就隨波逐流了,要么沒遇到“海”在半途就落水了,要么到了“海”就被海水吞噬了。

究竟何為“海”?專家自有高見:宏觀上它是中國在海外的戰略支點戰略區域,與全球礦業的進步和第四次工業革命發展緊密相連;從中觀上看,它與區域經濟走廊、經濟區的發展緊密相連,與基礎設施建設合作、國際產能合作相互支撐、相互促進;從微觀上看,資源豐富可觀并且具備開采條件,基礎設施或者健全或者發展有巨大潛力,社區平穩和諧等。

只有明晰潮向,才能進一步認準“海”;只有順潮而動,方能迎風入海。

一方面當今國際環境風云激蕩,市場化浪潮風起云涌。另一方面生態文明建設被逐步推向戰略高度,國內礦產資源又面臨巨大的剛需。這樣,礦業“走出去”就成為新時代礦業發展的必由之路。

礦業“走出去”需要精準服務

礦業“走出去”,究竟如何走,“走出去”的方針、方式、方法等都要相應做出哪些調整?

基于加強全球礦產資源的基礎性研究、深化各領域各部門各企業間交流協作的初衷,一個專事研究走出去的社會組織——中國地質學會境外資源經濟地質專業委員會應運而生,并在本次論壇得以重點推出。

一些復雜的問題可以在這平臺上探討,一些牽動全局的問題可以向決策層反映,平臺旨在服務于已“走出去”和有意愿“走出去”的涉礦企事業單位、金融機構、第三方機構等。有關方面對“平臺”干什么了然于胸。

精準服務礦業企業“走出去”,提供有力能源礦產支撐。中國地質調查局黨組成員、副局長王昆指出,2019絲路礦業論壇實際上就是要更好地把脈中國礦業,更好地服務中國礦業“走出去”,這與當前中國地調局的工作重心不謀而合。中國地質調查局下屬的六大中心有關負責人在此次論壇上分別就對應區域支撐“一帶一路”建設,服務礦產資源產業,強化戰略方向引導,精準對接礦業企業等介紹了成果進展和投資建議,提出必須圍繞國家戰略需求,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參與全球礦產資源合作。

遵循礦業分布規律,合理布局海外礦業市場。全球礦產資源分布不均,大多又被少數國家和公司壟斷,過去礦業企業“走出去”往往面臨分散、被動的尷尬境地。中國地調局全球礦產資源戰略中心常務副主任王高尚建議,積極參與全球礦產資源的配置與競爭,到大的、富的資源區去,開發礦山、投資礦業,這樣才能有效地控制資源。

把握關鍵性礦產,建立資源戰略支撐點??笠?ldquo;走出去”,不能千軍萬馬“走”哪兒算哪兒。要加強戰略研究,綜合考慮大宗資源對外依存程度和未來新興戰略礦產的高速增長,合理把握重點礦種,到重點地區、重點礦帶區,通過抱團形成凝聚力,建設關鍵礦產產業鏈,建立起我國自己的礦產資源全球戰略支撐點。

打造雙向互動信息流,構建政企共贏新生態。對全球關鍵礦產信息的控制力、掌控能力和服務能力是前提也是保障。政府部門和礦業企業相聯合,公益性地質工作與商業性勘查與開發相掛鉤,通過構建合作聯盟、加強信息共享等手段,提高中國礦業“走出去”的水平和績效。

兩天的論壇,議程滿滿,座無虛席,即便宣布會議結束了,很多代表還意猶未盡,流連忘返。“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論壇結束時,中國礦業聯合會原常務副會長王家華援引了唐代著名詩人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中的兩句詩。這,無疑是對本次論壇最佳的注解與評價,也是參會者的心聲?!?/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