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7日 星期一
中國礦業報訂閱

案例分析——如何認定非法采礦罪中的“非法獲利”?

2016-5-20 14:26:24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申 升 趙向利 霍志劍

数字新浪彩票竞技风暴 www.cgewx.com 案情:

2012年12月底至2014年6月初,王某(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人)在未取得采礦許可證的情況下,擅自在X省A區某山村一山地開采宕碴礦1.3萬多噸,非法獲利共計人民幣17萬余元。

2014年6月10日,王某被公安機關傳喚到案并如實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實。2014年7月,A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王某犯非法采礦罪,向A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王某及王某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沒有異議,但王某辯護人提出本案的“非法獲利”應是王某非法開采礦產的銷售總額剔除成本后的獲利,起訴指控將銷售總額作為王某的非法獲利不妥。

A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王某違反礦產資源法的規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采礦罪,依法應予懲處。根據法律規定,礦產資源屬于國家所有,未經審批不得開采。王某非法開采并進行銷售,系違法犯罪行為,非法采礦過程中產生的費用系犯罪成本,不能剔除,故所涉礦產的銷售總額即為非法獲利。

一審法院判決:王某犯非法采礦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并處罰人民幣8萬元。一審宣判后,王某在法定期限內未提出上訴,公訴機關亦未抗訴,一審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分析:

本案主要涉及非法采礦罪中對“非法獲利”如何認定的問題。

根據我國《憲法》和《礦產資源法》的規定,礦產資源屬于國家所有,國家保障礦產資源的合理開發利用,禁止任何組織或個人用任何手段破壞礦產資源。非法采礦罪侵犯的客體是國家對礦產資源和礦業生產的管理制度以及國家對礦產資源的所有權,該罪主體為一般主體,主觀上是出于故意。非法采礦罪的客觀行為表現為:(一)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包括無證開采,采礦證被注銷、吊銷后繼續開采,超越采礦證規定的礦區范圍開采,未按采礦證規定的礦種開采(共生、伴生礦種除外)等情形;(二)擅自進入國家規劃礦區、對國民經濟具有重要價值的礦區和他人礦區范圍采礦;(三)擅自開采國家規定實行?;ば鑰傻奶囟ǹ籩?。

2011年5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規定,違反礦產資源法,具有以上客觀行為之一,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2012年8月,X省高級人民法院出臺《關于部分罪名定罪量刑情節及數額標準的意見》,對非法采礦罪的定罪量刑作出了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屬于情節嚴重:(1)造成礦產資源破壞,價值10萬元以上不滿50萬元的;(2)非法獲利5萬元以上的;(3)受到行政責令后拒不停止開采的;(4)因非法采礦受過行政處罰又非法采礦的;(5)情節嚴重的其他情形。

本案中,王某違反礦產資源法的規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如果達到情節嚴重的程度,應以非法采礦罪予以懲處。按照X省意見中規定,“非法獲利5萬元以上”即屬于“情節嚴重”,非法獲利直接關系到非法采礦罪的定罪與量刑。然而,在目前的司法實踐中,對于非法獲利含義的理解爭議較大,主要有兩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非法采礦中的非法獲利是指非法開采礦產的銷售總額剔除成本后的獲利,即狹義上的純獲利;第二種觀點認為非法獲利是指非法開采礦產資源的銷售總額,即廣義的總獲利。法院采納了第二種觀點。

非法開采礦產資源并進行銷售,其銷售總額應根據非法開采的礦石總量乘以每噸礦石的市場價格進行計算。該銷售總額由兩部分組成:一是非法開采所獲利潤數額,該部分因系違法所得的利益,理應屬于非法采礦罪中非法獲利的一部分;二是非法開采過程中所產生的成本。本案辯護人正是對該部分納入非法獲利持有異議。目前尚無法律對非法采礦罪中的“非法獲利”數額如何計算予以明確規定。

筆者認為,非法采礦過程中產生的費用系犯罪成本,不能剔除。犯罪分子實施犯罪行為需要投入一定的資源,即所謂的犯罪成本。一般而言,犯罪成本包括:一是直接成本,即實施犯罪過程中產生的成本,包括作案工具、作案經費等直接用于犯罪的開支;二是犯罪事件機會成本,即犯罪人把時間用于犯罪,則通過合法活動謀利時間就減少了;三是懲罰成本,即犯罪被司法機關偵破并被判處刑罰對犯罪分子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非法采礦案件的犯罪成本直接表現為雇傭他人采礦的工資、購買采礦機器設備的費用、運輸礦產資源的支出以及銷售過程中所產生的交易費用等。

在非法采礦罪案件中,犯罪分子明知自己的行為屬于違法犯罪行為仍繼續實施,自愿負擔非法開采的相關成本,這些成本經歷了開采到交易的環節,成本費用本身很難得到精確計算。再者,如果將上述犯罪成本在銷售總額中予以剔除,則很有可能因非法純獲利數額達不到定罪的價值數額導致犯罪分子得不到應有的懲罰,從而不利于國家對于礦產資源的?;?。本案中,王某非法開采礦產資源并進行銷售,系違法犯罪行為,對于非法采礦過程中所產生的費用系犯罪成本,不應予以剔除,故所涉礦產的銷售總額即為非法獲利的數額?!?/p>